女生每天发朋友圈“假装在美国” 做代购出售假货(图)|代购|正品

希特勒是榜样?土总统澄清|总统制|1980年

全国政协副主席、民进中央常务副主席罗富和接受记者采访。中国青年网记者张炎良摄

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9日电(记者 张炎良 实习记者 刘郝)“创新文化的培育,应该放在统领发展的高度上。”今年两会,全国政协副主席、民进中央常务副主席罗富和带来了一份“关于建设创新文化,推动创新发展”的提案。他认为,尽管国家近年来相继推出一系列政策措施,把创新驱动列为基本国策,但创新的某些方面还存在不尽如人意的现象。学术造假现象屡禁不止,科研成果“泡沫”严重、成果评价普遍虚高,学术界的浮躁风气有所蔓延……种种这些,无疑与学术道德和职业操守有关,但是制度设计也未在“管”、“放”间找到平衡点,造成一“管”就“死”,一“放”就给一些不端行为提供了滋生蔓延的土壤与空间。究其根本,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文化,在于我国创新文化的缺乏与引领作用发挥不足。

  罗富和指出,学术界普遍缺乏批判精神,功利主义仍然存在。做学问需要“心如止水”,“板凳坐得十年冷”,这是古往今来为学者的共同体会。但在目前的管理体制下,有些学者身不由已地陷于功名利禄的争夺之中,甚而出现恶性竞争,很少有人能沉下心做“不出成绩”的基础性研究。钱学森先生批评我国学界缺少正常的学术批评,“大家见面都是客客气气”,“别人说过的才说,没说过的就不敢说”。表现在学术交流活动中没有争锋、质疑和发难。发表的学术文章中缺乏批判精神和创新意识。

  “现在的学术论坛比较多,真正的学术会议却比较少。论坛强调级别和场面,而会议则强调争论和探讨。在西方,一个阶梯教室,都可以挤满顶尖学者讨论,而不是强调场合和会议规模。“学术氛围上我们的差距还很大,在现在的学术会议上,不同意见之间的学术交锋还无法做到,一搞就搞极端,隔空对骂,比如之前的转基因事件。我们要在理智的基础上阐述自己的观点,倾听别人的观点。很多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的。”罗富和说。

  此外,罗富和还提到学术界存在规避风险的思想浓重。“我们规避风险的想法比较浓重,实验研究都强调成功,预计有可能失败的项目很难通过。因此,学者们自然更多地要回避有风险的课题。创新文化不仅需要鼓励成功,同样需要包容失败,这样才能出创新性成果。”

  罗富和指出,“我们的文化强调传承,但在创新与超越方面强调不足。加之‘学而优则仕’的文化作祟,在我国高校体制下,学问好,尤其是潜心研究,不会搞关系的,往往没有‘出路’,做学问没有受到真正的尊重。”

  对于这些现象,深入思考后,罗富和认为,是因为我们文化基因还存在不足,主要是创新文化不足。“我们的传统文化和社会比较注重传承,常常注重‘师承’、‘传承’,在师道备受尊敬的文化中,学生不太敢于向老师提问,不太敢于质疑已有的学术结果,再加上后期的儒家文化不太注重专业知识的研究,这就造成了我们的缺陷。”罗富和说。

  2005年,钱学森提出了“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?”的“钱学森之问”,十年之后,屠呦呦获得了中国自然科学领域第一个诺贝尔奖。面对我们该如何继续应对钱学森之问?罗富和说:“屠呦呦让我感动和感谢的是,她在所有场合,始终认为诺贝尔奖是整个团队努力得到的,而非她个人的功劳。而在这一点上,有些很出名的科学家并没有达到屠呦呦的思想境界。我盼望了很久,但一些大名家口中始终未说出这是大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。”他补充道:“我们应该鼓励创新文化来促进原始创新,这样才能向强国迈进。这也是历史发展阶段给予我们的机会。以前没有条件,我们只谈‘跟着走’,现在则更加鼓励‘主动去’。”

  罗富和指出,现在中国的劳动生产率较低,五个中国人才相当于一个美国人,四个中国人才相当于一个法国人,两三个中国人才相当于一个韩国人。我们组装和模仿做得很好,但当东南亚国家承接了这些低端产业后,我们就很难继续发展了,我们要更多促进原始创新。“现在有一个很时髦的口号是要从‘中国制造’向‘中国创造’、‘中国智造’转变。然而,我认为,这个评价是过高的。苹果手机背后的几个英文字,我看后,字字扎心。‘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 Assembled in China’。说得很准确,他们说的都不是‘制造’,只是‘组装’。永远做组装是不行的。”

  “因此,我们首先要从文化氛围的建设方面,培养质疑和探索精神,鼓励潜心研究,不怕苦不怕累,耐得住清贫守得住寂寞。同时在制度设计上,给予基础性研究支持和空间,要鼓励正常的学术批评与争论,形成良好的学术氛围。”罗富和说。

  他建议,简化科技人员出国学术交流的审批手续,加强对高等院校教师赴外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和学术交流的资助,并在财务管理上给予学术活动(会议)一定的“议价”空间和自由度。在学术评价方面,应建立第三方评价机制。罗富和认为,“很多成果的评价都是同行业专家评定,并没有请到产业专家参加。大家‘一片和睦’,你好我好大家好,这就又加重了钱学森曾批评的现象。”

  此外,罗富和认为教育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。他指出,当前的应试教育、标准答案,束缚了创新思维的培养和创新文化的发展。要爱护和保护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欲,倡导“探究精神”的培养,鼓励、支持孩子提问题、找答案,鼓励创新、允许失败,让孩子在学习过程中敢于“试错”,引导孩子积极参加实验课与课外科技活动,从少年培养伴随其一生的创新基因和文化性格。在高等教育中重视“科学精神”的塑造,鼓励学生独立思考和大胆质疑,培养其批判性思考能力和创造性思考能力;倡导科学精神、道德素质与人文精神相结合,提倡人文阅读与科学实验并举;并在研究生、博士生答辩中设置“反方诘难”程序。

  “创新文化需要得到重视,而重视的立足点就是教育和科研这两个领域。要建立正常的学术批评和讨论,鼓励创新和尝试,宽容失败。我们的科研成果总量并不低,但质量并不高。这就要从思想观念上促进各行各业的创新,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。”罗富和说。

 

  欢迎拨打中国青年网新闻热线010-57380651或发送新闻线索至邮箱youthpress@126.com。关注“细腰蜂”(ID:beeyouth)微信公众号,可直接对话记者,曝料线索。

希特勒是榜样?土总统澄清|总统制|1980年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